文学迷 > 龙8国际 > 纣临 > 第十二章 复活
    子临坐在门廊上,看着红叶和夕阳。

    他的手边放着一个圆形的木制托盘,里面摆了一碟精致的点心、一杯还在冒着热气的咖啡、和一部手机。

    嗞——嗞——

    忽然,手机开始震动。

    子临悠悠地拿起了手机,按下通话键,放到耳边道:“喂?”

    “子临大人……”电话那头响起的是奥利维亚的声音,此时她的声音和在纺织厂时截然不同,听起来娇羞、且兴奋,“……是我。”

    “我知道。”子临平静地回应道。

    “我……呵……我就是……”奥利维亚边说,边发出了奇怪的、低哼般的喘息声,“哈啊……就是想告诉您……您教我的计划……哈……嗯……那个……布局非常的……完美……”

    “也就是说,成功了对吗?”子临接道。

    “嗯……”奥利维亚应道。

    “你又在伤害自己吗?”子临的语气不变,平静地问道。

    “哈……啊~”奥利维亚这时高声呻吟了一声,回道,“对……”她的喘息变得粗重起来,“只要一听到子临大人你的声音……我就……我就……哈啊……嗯……”

    虽然子临看不到,但他知道,此刻的奥利维亚正在用手撕抓着自己的身体。

    他曾在很近的距离,看奥利维亚做过很多事,比如用手指生生撕开自己锁骨处的皮肉、或抓破自己的大腿,用牙咬自己的手腕和胳膊,用皮鞭抽打自己的后背……总之,这个女人喜欢通过伤害自己来得到快感和精神上满足。

    “我无意指摘你的嗜好,但出于对你健康的考虑,我觉得你该停止这种行为。”子临接道。

    “哈啊……可是……我……我会忍不住的……”奥利维亚娇喘着接道,“除非……除非子临大人您来帮我……”

    “你找别人吧。”子临不假思索地拒绝了她。

    “这怎么可能!”奥利维亚忽然变得有些激动,“只有你……子临大人……嗯……是我……唯一的……唯一的……”

    “我觉得你对我们之间的关系有些误会。”子临道,“虽然我们也的确度过了一些愉快的时光,但我并不是你想象中那样……”

    “你是要拒绝我吗?”这一秒,奥利维亚的声音突然充满暴戾,她打断了子临,并吼道,“我现在可是阡冥的首领……你……就算你是子临大人……你要是敢拒绝我……”

    “好了好了,别激动。”子临不想听这个变态毫无意义的恐吓,当然了,他自己也不是什么正常人,所以他并没有用“变态”这样的词去说对方,“总之,计划很成功,对吧?”

    “嗯……是的……”奥利维亚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回道,“一切都如您预料的那样……”

    “嗯。”子临应道,“那就好。”他顿了顿,“对了,再过几天我要去一个网戒中心里住一段时间,那里是不能带手机的,所以你就不要打来了,等我出来,我会主动联系你。”

    “什么!”奥利维亚闻言,当即倒抽了一口凉气儿,“你……主……主动……打给我?”

    “啊……”子临回道,“或许还会亲自来找你呢,所以……这段时间请你好好忍耐着,等我来吧。”

    “唔——”电话那头紧跟着发出了仿佛一匹马被人踩了肾的怪声。

    子临也没打招呼,说到这儿就直接挂断了。

    “喂喂……”他刚把手机放下,他身后,一个靠着柱子站着的络腮胡大叔便说道,“你小子这样真的好吗?”

    “我怎么了?”子临拿起一块点心,头也不回地应道。

    “身为男人,怎么可以对女人承诺一些自己根本就没打算去做的事呢?”络腮胡的嗓门儿还有说话的方式都跟他的外表一样粗犷。

    “放心吧,她永远不会知道我是在骗她的。”子临把点心放进嘴里,嚼了两口、就着咖啡咽下,“她都快要死了,就让她高兴一下嘛。”

    “哼……”络腮胡撇嘴笑道,“那你还真是温柔呢……”

    “是啊。”没想到,子临边吃点心,边用若无其事的口吻回道,“我对每一个被我利用过的女人都很温柔的哦。”

    “嘁……”络腮胡啐了一声,从自己上衣口袋里拿出一瓶伏特加,灌了一口,“你小子简直就是个长相纯洁、眼神清澈的魔头啊……”

    “说到魔头……”子临一口气喝了半杯咖啡,“既然奥利维亚的电话来了,那么时候也差不多了吧……”他说着,又拿起了手机,“该去把某个‘怪物’叫醒了。”

    …………

    十二个小时前。

    那不勒斯,某荒废的教堂中。

    盖洛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了手机里存着的唯一的那个号码。

    “什么事?”子临也是开门见山,电话一通就问了三个字。

    “找你……当然是做‘交易’了。”盖洛接道。

    “你要什么?”子临问到。

    “我能先问你一个问题吗?”盖洛道。

    “你可以问,我未必答。”子临道。

    “哼……”盖洛冷哼一声,“杰克·安德森回到冠之郡的消息,你知不知道?”

    “你不觉得这是一句废话吗。”子临反问道。

    是的,这的确是废话,他当然知道。

    “呵……也对,那我换个问法。”盖洛笑道,“那么……在我们这次通话之前,你有没有把这个消息卖给过其他人?”

    “有啊。”子临淡定地回道。

    “那个人……是不是奥利维亚·杜乔?”盖洛又追问道。

    “是又如何呢?”子临道,“我的客户很多,我可从来不记得我是只为某个人、或某一方服务的。”

    他这个回应,基本上等于是默认了盖洛的猜测。

    “但我们应该有过协议……”盖洛道,“只要是冠之郡内的事,你应该优先考虑我……而且我也再三承诺过……只要是奥利维亚提出的交易,不管她开什么价,我都出双倍!”

    不料,子临的下一句话就是:“她陪我睡了。”

    “呃……”

    如果“卧槽”是一个形容词,那么非常适合用来描述这一秒盖洛脸上的表情。

    “你是不是想告诉我,她是怎么陪我睡的,你盖洛也要加倍陪一遍?”子临的嘲讽紧随其后。

    盖洛肯定接不了这茬儿,他的气势顿时就被压下去三分,并有些尴尬地言道:“你想要女人的话,我自然也有办法帮你去找……”

    “我要的女人,不需要别的男人帮我去找。”子临接道,“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吧,别浪费时间,说吧……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盖洛冷笑,“哼……我想要什么,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他顿了顿,“我想要奥利维亚死!我还要从杰克·安德森身上夺回属于我的……杀神的名号!”

    “可以啊。”与盖洛那激动的口气相反,子临接话的语气稀松平常。

    “什……什么?”盖洛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我说可以啊。”子临回道,“我可以帮你杀掉奥利维亚,并且让杰克到你的地盘上去自投罗网。”

    盖洛的手在发抖:“你……说真的?”

    “真的。”子临道。

    盖洛想了想:“但你刚才还说……你和奥利维亚……”

    “那又怎么样?”子临道。

    听着对方的语气,盖洛心中暗暗惊叹于子临的冷酷,不过他表面上还是沉住了气,问道:“这笔交易……你要什么价?”

    “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子临回道。

    “做什么?”盖洛这时心里想的大概是难度和“上天摘星星”差不多的事情。

    可没想到……

    “我一会儿发一个地址给你。”子临说的事情,简单得令人难以置信,“你派个手下过去,在尽量不惊动邻居的前提下,潜入一栋社区民宅,偷一部手机出来。”

    “然后呢?”盖洛觉得事情不可能那么简单。

    “然后,你就到你那家纺织厂最里边儿的那间厂房去,爬到那台巨大的古董纺织机底部的空隙里,随便撬开一块地板,把手机藏进去……就行了。”子临回道。

    “就……做这些?”盖洛疑道。

    “怎么?你觉得太难了?”子临道,“那就算……”

    “不!”盖洛一听对方要变卦,赶紧吼道,“我做!立刻就去做!”

    “那么……交易成立。”子临还是那副悠然的状态,“只要你把事情办妥,十二个小时以内,‘你所认识的’那位奥利维亚·杜乔小姐就会死,而被你视为宿敌的杰克·安德森先生……也会自动送上门来。”

    …………

    时间,回到现在。

    虽然子临所在的城市已是黄昏,但欧洲这边,堪堪是在中午。

    阳光下,纺织厂的废墟中。

    嗞——嗞——

    在断垣残壁、废转瓦砾之间,隐隐传出了一阵手机的震动声。

    与此同时,一个男人的身影,缓慢的……从一堆焦黑的瓦砾下爬了出来。

    他几乎浑身浴血,但那血的红色已被黑色的焦痕以及尘土和污物彻底掩盖。

    他本来有着一张平凡的脸,但如今,这张脸上,多了一道被炸弹弹片撕开的、斜跨整张脸的伤疤。

    嗞——嗞——

    手机一直在响,以他的听力,即便是深埋地下的人的呼吸,他也能听见,何况是这种较为明显的、有规律的震动。

    他俯身刨开了脚边的几块木板,翻出了那部正在嗡嗡作鸣的手机。

    他认出……那应该是安琪尔的手机。

    怀着一种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样的心情,他接起了电话。

    嘀——

    接是接了,但他没有说话。

    不过,电话另一头的子临,率先开口了:“安德森先生,我知道,当我打通这个电话、并报出你的名字时,你会产生很多疑问……

    “放心,在不久的将来,你所有的问题都会得到解答。

    “但现在,请容我帮助你……解决你此刻最迫切的需求。”

    …………

    是夜,月明星稀。

    一道半人半鬼的、黑绰绰的身影,来到了一间荒废的教堂。

    中午时分,他接到了一个诡异的电话,随后,他就一直走,一直走……从正午,走到日落,再从日落走到天黑……方才抵达了这个地方。

    电话那头,那个自称子临的人的话,仍旧萦绕在他的脑海——

    “在我发送过来的这个地图坐标上,有一座教堂,那里是盖洛的紧急避难所……”

    他缓步走进了教堂里,宛如一具行尸走肉。

    “教堂的神坛下,有一个暗门,打开之后你会看到一具棺材……”

    他绕着神坛走了半圈,迅速发现了暗门的开关。于是他打开神坛,仅用单手……就把那具棺材给拖了出来,放到了布满灰尘的地面上。

    “棺材里面,存放着盖洛这些年积累下的一些钱财和艺术品,当然了,还有武器、衣物、医疗品、假证件等等,总之……你都拿去用就是了。”

    他打开棺材,子临描述的那些东西自然都在;另外,还有一件令人非常在意的、与周围的物件格格不入的东西——一张黑色的卡片。

    “我也留了一样东西在里面,我想你很容易就能将其辨认出来,希望你好好保管,因为那东西你今后会用到的。”

    他在棺材前站了几秒,然后就脱掉了身上已经破烂不堪、满是血污的衣物。

    月光下,他身体宛如一件艺术品,即便是古往今来最出色的画家和雕塑家……也难以勾勒出如此完美的肌肉线条,纵然这具肉体此刻已布满伤痕,也依然能透出慑人的魄力和美感。

    简单地处理好伤口、穿上衣物、拿上枪后,他又回到神坛前。

    他抬起头,看向了神坛上方那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像。

    短暂的沉默后,他抬手开了一枪……那发子弹直射耶稣的眼睛,“砰”的一声就把神像的头部给崩碎了。

    直到他走出教堂时,枪声的余音,仍在他身后的那座“枯冢”中回荡。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