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纣临 > 第零章 罪徒
    “这是惩罚还是治疗?”

    眼前的男人用冰冷的语气向我提问,从他的表情来看,他无疑已对类似的流程习以为常。

    虽然我也可以立即回答“治疗”来结束这场闹剧,但过早的屈服和过激的抵抗都有可能产生疑点或是引起注意。

    就算对方未必会察觉到什么,我也不想制造额外的风险。

    所以……

    “你他妈……”我当时就回了句脏话。

    话才刚起头,这家伙就重新打开了“治疗仪”的开关。

    下一秒,电流通过了我的身体,直接作用于神经的剧痛和短暂的心脏麻痹让我的精神为之一振。

    如果说电刑是一门艺术,那我就是电刑界的梵高,而我现在所处的这个机构……他们大概算是三流社区大学里美术公开课的水平吧。

    当然了,虽说他们不懂得通过调节交流电的强度、波型、相位、频率等参数来精确控制电击产生的生理反应,但是……他们好歹知道怎样电才能在不造成严重外伤的情况下给人造成持续的痛苦。对于一个“治疗机构”来说,具备这种程度的知识好像也够了。

    哦,对了,还没自我介绍,我姓“子”,单名一个“临”字。

    眼下,我正在一个非常出名的“青少年行为矫治中心”里接受“治疗”;今天是我入院的第一天,院方打算让我的“父母”看一下“治疗效果”再回去,于是乎……我就有了这次十分“舒坦”的体验。

    现阶段来说,混进这个机构的过程极为顺利,他们丝毫没有怀疑那两个和我长得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家伙并不是我真正的父母,对于各种证件的审查态度也类似老师批改暑假作业……除了讲解费用和点钱的时候额外认真之外,他们接收“病人”的宽松程度让人咋舌;对比我以前申请进入精神病院的经历,进这儿简直就跟进快捷酒店般轻而易举。

    不过,真正的困难还在后头。

    潜伏在精神病院很容易,因为那里至少有95%以上的人都是真的有病,只要你过了门槛、成功混进去了,就可以大胆地去做各种可疑的事,反正被发现了也可以装疯卖傻糊弄过去。

    但这里,基本上全是正常人,想要潜伏在他们之中而不被注意,就必须显得“平庸”。

    平庸,是一项伟大的品质。

    它对整个人类世界的意义都是非凡的。

    没有它,我们目前的社会体制会立刻崩塌;没有它,我们的文明打从一开始便将无法延续。

    人类这个种族需要平庸,就像需要空气和水一样。

    从古至今,人类社会的运转和维系,靠的就是那些俯拾皆是的平庸者;他们碌碌无为、依附如风,但又自命不凡,自觉与众不同。

    正因为人类的主体是这样一群人,第五王国才得以传承、发展、繁荣。

    而那极少数高标卓识、坐言起行的超凡者,他们的存在意义,又是什么呢?

    那自然……就是为了引发“变革”了。

    变革,是一种错觉,本质上来说,它只是某种轮回的一部分。

    变革的终点,仍是平庸,被“改头换面”的世界,终将被交还到平庸者们的手中。然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们都会以为,这个世界已经变了、变得不同了、变得更好了……就算还有些不好的地方,那也只是变革带来的阵痛,迟早会得到解决。

    但其实,不会。

    什么都没变,轮回还在继续。

    尽管如此,变革仍是必要的;它就像是一针“肌肉松弛剂”,也可以说像是一次畅快的自渎,它可以让这个世界从累积的伤痛和压力中得到那么几许放松、几分释放。

    我,就是一个变革者,同时,也是一名继承者。

    如果说我从“那个人”身上学到了什么,那可能就是“能够若无其事地说出自己的事业就像是在帮这个世界撸”的那种人生境界了吧。

    总之,对我来说……平庸,是很困难的。

    当然,也是很有趣的。

    如果哲学也能像数学般归纳“定理”,那其中肯定会有一条是——越困难的事物就越有趣。

    克服困难可以让人获得成就感和优越感,这类满足的感觉和困难程度成正比;但人们仍是不太喜欢去和困难打交道,因为克服困难的过程永远都伴随着失败的风险,而失败的结果则意味着……你付出了时间和精力,最后却只得到了深深的挫败感和一个待收拾的烂摊子。

    我也不喜欢失败,所以我得认真让自己变成另一个人。

    一个正常人。

    “惩罚还是治疗?”

    又一轮电击结束了,那男人又是一脸严肃地问了我相同的问题。

    我很想笑,但我忍着,我不但不笑,还要哭。

    好在……憋笑也能挤出泪水。

    数秒后,我调整了一下表情,情绪饱满的、用一声充满后现代主义的、控诉感十足的嘶吼,喊道:“治疗!啊——哈哈哈哈……”

    我的眼泪终究还是出来了,无法抑制的笑声则被我用哭腔掩盖着带了出来。

    唉,做一个普通人,真的很累。
龙8国际